《52赫茲的鯨魚們》活著最大,找到自我存在感

by Summer

此時此地,我們如此受到祝福,生而為人,活的這般寶貴卻往往被視為理所當然。
 
彌足珍貴的生命是沒有機會重新來過的。當你知曉自己的存在堪為稀罕,那麼,今天的你要做些什麼?
 
帶著覺醒的心,問問自己現在需要知道什麼。說出自己的真實感覺,並愛你此刻所愛的一切。

《每一天的覺醒》1

第一次看到這本書,是在李惠貞的 IG 貼文,當時並沒怎麼心動。在閱讀「野人讀冊店」2推薦的《紙花女子》3後,某種對小說的情愫在心頭漾了開來。 「RBR-Ryan讀書房」有多篇貼文提到《52赫茲的鯨魚們》這本書,勾引了對這本書的興趣,上網下單購入。

如果你是透過臉書或 IG 來到這個頁面,可以略過第一頁。(點我跳到下一頁

52赫茲的鯨魚們
52赫茲的鯨魚們
町田苑香著,王蘊潔,春天出版

故事概要

腹部傷口尚有疼痛感的三島貴瑚,帶著行囊來到大分,住在外婆曾經住過的房子裡。她在玄關放了花,還修剪了院子裡的樹木,打算在那兒長住。

這棟房子有一座可以看到大海的簷廊,和一個小院子。
我希望秋天的時候,可以眺望著懸在海面上的月亮喝一杯。

52赫茲的鯨魚們

她在海邊一處空屋屋簷下,躲著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對著腳邊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小青蛙,自言自語的說:「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呢?」

她放棄一切搬去那裡,是想靜靜地生活,一個人與世無爭的過日子。「但內心深處卻有一種好像遭到拋棄的焦躁。我很想馬上去某個地方,但明明這裡就已經是目的地了。」

他出現在雨中,眼神與貴瑚短短目瞬的接觸,轉眼之間,消逝在雨中。那是與「五十二」匆匆一瞥的第一次相遇。

再次遇見「五十二」,貴瑚在他身上發現熟悉的印記,印記讓她想進一步親近少年,少年卻倉皇而逃。

第三次相會,在「五十二」要離開之際,貴瑚對他說:

「其實我希望你陪我一下,我現在寂寞得快死了。」
說完這句話,新的淚水再度滑落臉頰。我抓著他纖細手臂的手再次用力。

「只要一下子就好,你陪陪我,拜託。」
我希望有人陪伴在我身旁,哪怕是動物也好,我想要感受生命的溫度。

「五十二」留了下來。

他身上有和我相同的氣味,那是沒有父母關愛的孤獨氣味。
 
這種氣味很棘手,無論再怎麼仔細清洗都洗不掉,孤獨的氣味不是滲進皮膚或是肌肉,而是滲進內心。
 
如果有人說消除了這種氣味,就代表這個人已經變得充實。如同墨水滴進大海就會被稀釋,只要內心的水像大海一樣遼闊而豐沛,滲入內心的孤獨就會遭到稀釋,聞不到任何氣味。
 
這樣的人很幸福,但是也有人對不時搔著鼻腔的氣味感到厭倦,只能抱著混濁的水過日子。就像我一樣。
 
我看著他的臉,很希望能夠淡化他的氣味,但又同時覺得我這種人沒有能力做到。我連自己都照顧不了,怎麼可能有能力淡化他的氣味?妳只是太寂寞,所以想養一隻貓而已。另一個我在嘲笑我。我注視著少年的臉,感到離我很遙遠。

52赫茲的鯨魚們

美晴尋到了她,貴瑚覺得驚訝。
「 我完全沒有想到美晴竟然會去找媽媽,完全沒想到她竟然會為我做到這種程度。」

美晴知道了「五十二」的故事,三人展開了尋人之旅,尋找「五十二」心心念念的姑姑。

因為是小說,劇透會影響閱讀體驗,如果你已讀過書,或不在意爆雷,請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 有悄悄話要對我說嗎? 👉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