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與人動情,不為誰動心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紙花女子》扉頁上寫著:「以下頁面將讀到的故事本身是真實的,其他細節無可避免純屬虛構。」讀到古茲曼父親的愛情故事,腦海裡浮現夏伶的情感世界。

紙花女子
紙花女子
多那托.卡瑞西著, 梁若瑜譯
春天出版

追求愛情,又逃離愛情

古茲曼的父親,曾苦苦追求他的母親。他使盡千方百計,天天送她一朵玫瑰、寫信給她,如此長達近十年,始終不見打動芳心的跡象。某天,他父親決定嘗試唯一還沒嘗試過的方式:就此打住。

天天出現的玫瑰花與信件不再出現,古茲曼的母親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大惑不解,她才赫然發現自己早已動了真情,她答應嫁給他,生下了古茲曼。然後,古茲曼的父親莫名的不告而別。

古茲曼的母親帶著他,母子倆開始尋人之旅,每一次都差點找到,卻總是擦身而過,讓她更糾結的是,丈夫的每一處住所,總能發現屬於女性的蹤跡。她更是努力尋人,分不清尋的是丈夫,還是那個更得丈夫歡心女人的真面目。

因緣際會中,古茲曼在父親的居住處與他相遇,他們第一眼便認出彼此,古茲曼也徹底明白,父親根本沒有情婦,始終孑身一人。

古茲曼的父親對他說:「你母親不曾變老。我從來沒讓她有機會變老。她在和一個總是比她更貌美且更年輕的假想情敵競爭。為了不輸給對方,她不得不天天精進自己,不可以像那些已經達成目標的女人一樣放縱自己。

達成什麼目標?
擁有另一個人。
古茲曼無法明白這番話的意思。

我從第一眼就愛上了你的母親,這世上我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她。後來她點頭了,我們結婚了,並發誓要讓這段感情生死不渝。」他笑著述說。「多麼荒謬呀,你明白嗎?說得好像感情真的有辦法承諾,而且還要生死不渝!我擁有了她,她也擁有了我。

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互相屬於對方。恰恰相反。立下婚約的同時,我們同意了成為彼此的財產。就是因為如此,我才逃走了。我給了她一個繼續渴望我的理由。也給了我自己一個繼續渴望她的理由。在我們這段感情的一開始,是我在苦心追求她。一結了婚,就不再追求了。但這樣很沒道理。於是我設法讓情形回到從前那樣,現在換成她追著我跑了。」

古茲曼的父親費力地追求愛情,又費心地逃避愛情,多麼累人!愛一個人總會讓人想獨佔對方,這是人性。追求愛情卻又逃離愛情的故事,哪些情節是真的,哪些情節又是純屬虛構?

只與人動情,不為誰動心

夏伶沒有亮麗的外表,但她在異性眼裡是極具吸引力的,男人們喜歡找她吐露心事。對那些男人的女人來說,夏伶是個可愛又可恨的女人。

可愛的是,男人與女人間的愛恨情仇,夏伶總能一個信手捻來,就能輕易化解,無論是爭吵或冷戰,夏伶總能讓男人與女人重修舊好,甚至更寵愛她們。有時,連女人也喜歡找夏伶訴說煩悶,她們愛夏伶。

可恨的是,夏伶比她們更了解自己的男人,她們明白,有些話男人就是只會對夏伶說。偏偏那些話不是你情我愛的濃情蜜語,但女人依舊心生妒意。女人們不只想獨佔她們的男人,就連對話,也想壟斷。

夏伶知道女人們的想法,卻不以為意,繼續當那些男人的解語花。只要有人找她傾訴,她就會聆聽並給予回應。

男人們傾慕夏伶嗎?不,對男人們來說,有一道看不見的鴻溝橫越在這朵解語花之前,他們看不見花的樣貌、聞不到花的味道,五感無一感可以感受對方,費洛蒙全然無存。

夏伶並非孤芳自賞的冷傲之人,她總是心有所屬,這不奇怪。怪的是她所動情之人,身邊總有個女人在。

「妳喜歡與人較勁的競爭感嗎?」人問夏伶。
「我只與人動情,卻不為誰動心。」夏伶說。

夏伶的男人,與其是說跟她談感情,偷情的形容更為恰當。男人不用擔心自己的女人知道夏伶的存在,她總把自己藏得很好。她不貪圖男人的錢財,不霸佔男人的時間,一切只有兩人世界的卿卿我我,從無逾矩越界之舉。

偷情的男人一旦動了真心,不惜付出更多代價給予更多,她便會棄之而去,苦喚不回。

人對夏伶說:「這樣太吃虧了,一點保障都沒。」

「什麼是保障呢?」夏伶啜飲一口紅酒,悠悠的說:「我不想擁有對方,更不願被對方擁有。在這樣的關係上,我和他都會更用心在這段情感上,盤據於彼此心上。」

夏伶對單身男子難以動情,她警覺地應對躲藏在內心深處的佔有慾,一旦對單子男子動了情,就易失控的無以自拔,想佔有對方,也迫切對方的佔有。

「我最想完整保有的,是我自己,情感如此,現實亦是。」這是夏伶的愛情。

古茲曼的父親奮力地追求愛情,又費心地逃避愛情。夏伶與男人只在情感彼此心有所屬,卻不存生於彼此的現實生活裡。看似累人,當事人卻醉心於此。


訂閱電子報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填寫以下表格訂閱電子報,也歡迎追蹤 FB 及 IG 接收最新動態。
有悄悄話要對我說嗎? 👉 連結

* indicates required
填寫你的電子郵件

Intuit Mailchi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