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放下,不需要刻意提起

by 夏夏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真正的放下,是揪心的過往也能雲淡風輕

姐妹們相聚午茶聊天,聊著聊著話題來到了各式前任。
茶間,淑青冷不防的問了燕玲:「彪哥呢?他後來有再娶嗎?」
燕玲一愣:「彪哥?」納閃疑惑的表情看似真真的。

「就妳大學畢業的那個男友啊,妳忘了他啦?」淑青吃了口起司蛋糕。
「喔,他啊!不知道ㄟ,沒交集,沒往來。」燕玲若無其事的說著。

午茶結束,大夥兒道別後各自離去。我與燕玲在綠園道上散步著。
「妳是真忘了彪哥?」我問。

彪哥是燕玲成為社會新鮮人後的男友,是她公司裡的主管。自從與彪哥交往後,昔日在校園裡叱吒風雲的燕玲瞬間消失了,被個萬般求全的小媳婦取代了原來女強人魂魄。一群姐妹們不看好的一段感情,竟也糾纏了七年之久 。

「是真忘了,要不是淑青提起,我都不覺得生命裡曾有他佇足。」燕玲輕輕說著。
她拾起地上的一片落葉,瞅著我:「像是一種恍如隔世、似曾相識的感覺,所有一切模模糊糊的,別說是揪心了,思緒根本起不了波折。」

我怔怔的望著她,問:「是因為太痛?!」
燕玲搖頭,笑開懷的說:「是現在的我,這些年的我,過得甚好,好到不用刻意迴避過去,就能輕易甩開回憶;好到活出了充實與真實,不自覺地就放下了過去的執念與怨悔。」

她勾著我的臂彎,兩人繼續慢步前行,我想著:「這就是真的放下的境界吧?!連提起都忘了要提起…」

真正的放下,不需重提過去來佐証

生活裡有一類人,無論是生活、情感或工作,總會自己提起些前塵往事,那些傷心的、失落的、憤怒的、憎恨的、難堪的… 末了自己補一句:「沒事了啦,那些我都放下了,早已不以為意。」

對比燕玲的情境,我不禁想,那些自己提起、又說已經放下的人,是真的放下了嗎?抑或只是透過這種「自己提起,自己說忘了」的過程來催眠自己說:「一切都已經放下。」…

人,總是在日子裡不斷蛻變的,即便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也總會在時間流逝中,慢慢的蛻變。對於曾經的過往,無論是汲汲營營於成就名聲上,或用心耕耘於私人生活裡,想急起直追的 ~ 不用唏噓過去的虛晃,做就是了;想脫離放下的 ~ 就用現在的美好來覆蓋。不用嚷嚷著說自己已經成長、已經放下、條列著自己做了哪些改變、跟以往有什麼不用。就像燕玲,現在亮麗的她毋須多說些什麼,身邊的人自然也能看出她已放下過去、蛻變成長。

真正的放下,是自己願意放下、不再糾結

那些習慣說自己已經領悟蛻變的人,常常最是執著不放的人。這樣的糾結他累,身旁的人也累,只好不停地妝點自己,讓自己變得不一樣,無論是外表或是談吐,然後宣告自己已經放下。他只是想呈現「無事一身輕」的狀態,讓身邊的人忽略他的緊繃與疲憊。

曾經走過生命歷程的人懂得,當自己歡喜前行時,是很少會憶及過去的種種的;當自己是真正蛻變成長時,連他都難以意識到自己已經變得不一樣,更不會提及過去來對照比較。

放下或是療癒,是一個人的事,是屬於自己的事,別人無法替你走過這歷程,是不是走過來了、是不是已經療癒了、是不是已經放下了,也不用跟他人分辨証明,更不用以正面肯定的語言來強調自己已經放下,這樣無異於掩身盜鈴、自欺欺人罷了!

那麼要怎樣幫助自己放下執著、或療癒傷痛呢?下回我們再來聊聊如何療癒自己。

你有過真正放下過往的經驗嗎?是如何做到的?歡迎留言或私訊闆娘交流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