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 《華燈初上 》聾子聽見啞巴說瞎子看見了愛情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新春年假,跟風追了台劇《華燈初上 》,才開始看,就被其中一段台詞擾了追劇心情:

羅雨儂被江翰分手,她對蘇慶儀說:我連不想活的念頭都有了。

蘇慶齡:
死了好,真的死的成,那就最好了。
死掉的那一個,就是永遠,因為挽回不來,死掉的就塵封在回憶裡。
而回憶,放得越久越美,時不時來戳你一下,讓你忍不住想念。

台劇 《華燈初上 》

曾經,我也以為如此:「死掉的那一個,就是永遠。」

莫約是高中時期吧,和媽媽、哥哥聊天,聊到了「經驗」這個話題,忘了是我還是哥哥,歪樓的說:「所以說以後結婚的對象要挑有經驗的,這樣更能長久。」
媽媽搭腔:「那就找鰥夫或寡婦,不要找離過婚的,離婚的代表那個人有缺點,但鰥夫寡婦不同,從已婚變單身不是他願意的。」
哥哥反駁:「找鰥夫寡婦才不好,另一半心裡會比較,你永遠比不贏。」

時序過了數載,我跟哥哥都沒有與鰥夫寡婦共結連理,而哥哥的那番話的後作力仍在,直到靈兒的愛情戲碼上演之後,才驚覺現實生活可以輕易埋葬回憶…


某日一早,正準備開始公司會前會的讀書會時,接到的阿德的來電:「阿志跳樓了!」
「蛤?!」我大驚,沒能多聊的掛上電話進入會議室開讀書會。

由於阿志曾參與過讀書會舉辦的活動,讀書會成員們對他都有印象,前輩跟我說:「這時是阿志的家屬最需要人手的時候,早會妳就請假吧,先過去幫忙。」

前往弔喪的路上,想起前二天才跟阿志通過電話,他說覺得自己已無路可走,原以為執意要離婚的靈兒是因為受不住他資金周轉不靈的苦日子,卻得知原來靈兒已變心、愛上了別人。

那天,第一次見到靈兒本人,就在殯儀館。

聽說,阿志是當著甫進門的靈兒面前一躍而下的,才進門的靈兒啥都來不及反應,就看著人從她眼前消失
靈兒連驚呼尖叫的聲響都沒,呆若木雞的愣住,是樓下的吵嘈聲把她喚回現實。

我跟阿德說:「阿志這是玉石俱焚,他一跳,擺脫了人世煩惱,卻扼殺了自己最愛的人一生的幸福。」

然而,我錯了。


阿志辭世百日之後,我見到了 Sam,雖然靈兒稱他只是工作上往來的業主,但細膩的我察覺了不同氛圍。

我問靈兒:「他就是傳說中的情郎嗎?」
靈兒輕輕點頭,沈默不語,幾分鐘後說:「難道因為他選擇輕生,我就沒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了嗎?」

我無語。人世間的情愛紛擾,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局外人都不好說什麼的。

時光荏苒,靈兒與 Sam 早已結成連理,一家四口和樂融融。

聽見靈兒抱怨著 Sam 的理財能力不及阿志來得圓融大膽,我提醒她:「不正因阿志過於積極的理財性格導致資金困絀,才讓你們的情感起了變化的嗎?這樣的比較對 Sam 是不公平的。」

靈兒的確會想起阿志,但一年能想起幾次呢?
閒來無事時不會想起,順風如意、幸福美滿時更不會想起,偶爾想起時,大多也只是跟 Sam 冷戰時。


走了的那個是被塵封在心底的永遠嗎?
不!頂多只是偶爾被人追思罷序,剩餘的總是唏噓。

都說戲如人生,但人生卻難得像戲劇裡那般,隨處可見海枯石煉、情比石堅的愛情戲碼。

回到《華燈初上 》,羅雨儂若是死了,真能永活於江翰心中嗎?
那就像是…聾子聽見啞巴說瞎子看見了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