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說小話』的友誼,也是寶貴的人生導師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怡芳神秘兮兮的對我說:「妳猜我今天跟 Branda 吃飯,她跟我說了啥?」 我的視線沒離開電視螢幕上的 Netflix 影集,隨口應答著:「她有沒有跟妳說:『我跟妳說個秘密,妳不要說出去。』?」 怡芳驚呼:「真的ㄟ ,她就是這樣開頭的。」 「那妳還跟我說?!」我拿起桌上的搖控器,按下暫停鍵,轉身面對怡芳:「我建議妳少跟 Branda 來往,她是不靠譜的朋友。」

怡芳叉了桌上切好的蘋果送進口,咕噥的說:「才不管她,我可沒答應她不跟別人說,是她自己一股腦說出來的。」 我斜睨怡芳一眼,沒接話。

怡芳吞下口中的蘋果:「她跟我說,Sam 在三年前曾問過她有沒有認識可靠密醫可以幫人墮胎。」 「讓我猜猜,」我問怡芳:「Branda 是跟 Sam 吵架?還是對 Gladys 有意見?」 怡芳再次驚呼:「哇,妳怎麼什麼都知道?她覺得 Gladys 公主病太重了,只會一昧的使喚 Sam。」 我再問怡芳:「那妳呢?妳最近是不是跟 Sam 或 Gladys 在鬧彆扭?」 怡芳輕嗯一聲:「妳為什麼這樣說?」


透過怡芳認識 Branda 這位大姐。初識時 Branda 很熱情,掏心挖肺的訴說著自己的心情與私事,包括她的收入、手足不睦、職場鬥爭…之類的事,第一次見面就能因聊及過往、覺得委屈的流淚哽咽,在傾訴前後總會加上:「我是拿妳當姐妹、相信妳,所以跟妳說這些,妳不要跟別人說…」這類的字句。因為不熟,不曉得如何制止她主動與我訴說這些私密的事,索性刻意疏離,與她減少往來。

一個人在初識時跟人訴說自己的心情,這還瞧不出什麼不對勁,或許對對方來說,他就是與你特別投緣,有一見如故的相見恨晚之感。但如果傾訴的內容總是誰對他不公平,或某某某有什麼特別的過往內幕…,這類人最好是敬而遠之。

Branda 就是這類人,而她最擅長的,是拿別人的秘密跟人套近乎,更會運用秘密的分享來鞏固她的小圈圈勢力。此時,就是 Branda 嫉妒 Gladys 有 Sam 這個疼惜她、把她當公主呵護的先生,又查覺怡芳正好與 Gladys 鬧小彆扭,便使出她最擅長的招術,透過分享 Sam & Gladys 過往的秘密,來拉攏怡芳,共同躂伐評論 Gladys。

怡芳是個少根筋的率直傻妞,她並不愛嚼人舌根,只會與我這個同居多年的室友聊著生活裡的各種大小事、分享各種喜怒哀樂之事,發現好吃好玩的新鮮事物,第一時間也會揪我去跟風嚐鮮。我們就像美劇 【六人行】的角色那般,有各自的交友圈及工作,也會分享對事物的觀點,對於彼此相悖的論點會據理力爭、也會予以尊重。


我起身,拿起《開始,期待好日子》這本書,翻出書頁,遞給怡芳…

我跟怡芳說:「 Branda 現在做的事,就是拿別人的秘密,來增進你們之間的友情。」 怡芳:「我不會跟她說別人的秘密,更不會跟她說我們之間的事。」 「傻丫頭,」我輕攬著她:「Branda 很聰明,她一旦發現妳跟誰在不愉快,就會跟妳說對方的不是或八卦。不然妳說,」我放開她,看著她的雙眼:「妳是不是在她跟妳說了 Sam 的秘密之後,二個人又聊起了他們夫妻倆的八卦?」

「呃…」怡芳支吾著。 「我並不是說妳會跟她一來一往的說著別人的秘密,」我再度輕攬她:「而是,Branda 喜歡搞小圈圈,她會覺得妳在她與 Gladys 之間,更偏向她。 「天啊!」怡芳驚呼:「她是這樣的人嗎?」

「無論她是怎樣的人,妳想想,Sam 當初請求她幫忙時,是不是代表 Sam 是非常信任她的?」我問。 怡芳猛點頭。 「而且 Sam 請她幫忙的事非常隱私,事情才過沒多久,她就拿來說嘴,她用這事來讓妳覺得她是真心把妳當閏蜜看,然後呢?」

怡芳皺眉,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等著我往下說。 「如果有一天,Sam 或 Gladys 知道妳也曉得這件隱私的事情,妳覺得你們的友誼不會受到影響嗎?洩密的人雖然是 Brandy,但妳也參與了其中,還跟 Brandy 嚼了他們的舌根,換做妳是 Gladys,妳會再相信這樣的朋友嗎?」

「那…」怡芳緊張了起來:「那我該怎麼做?」 「忘了今天的事,絕口不提 Brandy 跟妳分享過的秘密或八卦,然後跟 Brandy 保持距離,無論她跟妳聊什麼,妳都不要搭腔,久了她覺得無趣,自然也不會老找妳喝茶聊天。」


無論是哪種關係,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信任感,就算日後大家情誼不再、甚至交惡,都不該拿彼此互信互賴時共同分享的秘密,去傷害對方,這樣不僅不尊重對方,也會讓你這個人被人看輕。

後來,怡芳因為工作地域的緣故減少了與 Gladys 互動,臉書上倒是常看見 Brandy 常跟 Sam & Gladys 一同聚餐的貼文或留言,少根筋的怡芳也查覺出 Sam & Gladys 刻意的疏遠她。

「 妳覺得是不是 Brandy 跟他們夫妻倆說了什麼?」怡芳問我。 我搖頭:「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工作上的新里程碑,有些人在妳的人生列車裡是過客,有些人則是陪妳共同走了幾站之後提早下車。我如果是妳,會感謝他們曾經的陪伴,包括 Brandy。」 「我才不要感謝她,她超虛偽的。」怡芳抗議著。

「但妳不能不承認,她曾經是妳很好的『說小話』聊伴,對吧?!『說小話』這事兒的確挺舒壓的。」我椰榆著怡芳,然後說:「她用她的品德讓妳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是很重要的人生導師,妳應該感謝她,讓妳學會一些事,也付出人脈的學費代價。」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 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