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做出人際的斷捨離,是豁達人生的開始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年逾不惑之年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勇於對人際關係進行斷捨離工程。

– 闆娘 | 夏天雜貨舖 –

因為業務工作性質的因素,始終覺得名單是很重要的資源,隨時都有可能帶來業務上的幫助,通訊錄自然也成了名單資料庫,對於陌生的人名,會特別備註此人是誰、怎麼認識的、共同朋友是誰…的相關資料,藉此讓自己記得對方是誰。

逾不惑之年後,對名單的想法變了,傾向於重質不重量,即便如此,還是鮮少動手刪除通訊錄裡的陌生資料。今天,行事曆顯示是 OOO 的 xx 歲生日,而這個壽星是個陌生人,或是幾乎不會有交集或互動的人,他可能是朋友的朋友、也可能是讀書時的同學,更有可能是現在的同事。

開始著手刪除陌生壽星的通訊錄


昨天,也就是在今天刪除陌生壽星通訊錄的前一天,我傳訊跟前大老闆祝賀他生日快樂。

三年前離開時,面無表情的我遞上離離申請書給正在講電話的他,他歪著頭抬起肩膀夾著話筒繼續講話的,一手扶住申請書、一手俐落的簽名,然後把申請書往我的方向一推,眼皮抬也沒抬一下。同仁與助理驚訝著大老闆的回應,而我只覺鬆了一口氣…一心求去的我,正需要這樣的俐落爽快。

許多人以為我與前大老闆是在交惡的氛圍中結束共事關係,實則不然。前二年,經由前同事得知前大老闆的父親辭世消息的我,雖來不及前去上香致意,但也託人給了奠儀、並給前大老闆傳了慰問訊息,並收到他的訊息回覆。

總能輕鬆記得他人生日的我,每年都沒忘記前大老闆的生日。今年,我特別傳了訊息表達祝賀。可能是疫情嚴峻的影響、也可能不惑之年的人生體悟,我明白了懂得感思與惜福是讓一個人變得幸福的關鍵,於是想讓前大老闆知道,還有一個人記得他的生日,同時也表達昔日共事時他對我的提攜、教導與照顧。

這是昨天的我。

今天的我則是刪去陌生壽星的通訊錄,既然沒有交集、沒有互動,彼此只知道彼此的名字與長相而已,那麼就毋須佔用通訊錄,行事曆上也不用出現陌生壽星的生日提醒。

過去的我會覺得,人生很長,或許以後彼此間會有業務上的交流;不惑之年後的我不這麼認為了,勇敢做出人際的斷捨離,就是豁達人生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