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蕾神之鎚與宏慌之力事件,談關於「為孩子好」這件事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文惠的婚姻,源於奉子之命。那年文惠發現自己懷孕了,男友對於此事不置可否,既沒說要給文惠一個名份、也沒要文惠拿掉小孩。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男友依舊沒有任何表態。

文惠的肚子慢慢奱大,男友在親友們關愛的壓力下說:「我當然會娶她,我不是不負責任的人。」轉身對文惠說:「妳現在大腹便便穿婚紗不好看,等孩子滿月時,我們再連婚宴一起盛大舉辦。」

為孩子好?誰為我好?

十個月之後,可愛的男寶寶出生了,對於孩子的戶口一事,文惠的男友始終漠不關心、悶不吭聲,直到報戶口的截止日前二天,才不情不願地與文惠辦了結婚登記,隔天幫寶寶報戶口。

婚後的文惠不僅要自己帶小孩、整理家務,還得到先生的公司幫忙行政事務,忙裡忙外的文惠毫無怨言,她說為了這個家,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這段婚姻就在男尊女卑的關係下存續著,即便文惠發現先生的手機出現與其他女子的曖昧訊息,她也隱忍了下來,最後甚至說:「哪隻貓兒不偷腥,只要不是動真感情、人會回家就好。」

公司業績不好時,文惠的先生會責備她沒將心思放工作上;家裡環境出現凌亂時,文惠的先生埋怨她不會打理家庭。文惠曾反應太累吃不消,先生只有一句:「孩子是妳要生的,妳就要巴結點。」

除此之外,文惠的先生還會給予情緒暴力,在半夜三更要文惠回覆他關於公事上的問題。文惠身心俱疲,她萌生離婚的念頭。然而,文惠的媽媽卻不贊成女兒離婚,說:「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妳就忍忍吧!」

一天夜裡,大樓外出現巨響,文惠跳樓了!家裡客廳桌上留有張殘留淚水遺書:
「你們都說為孩子好,一個在公司業績不好時要我想辦法,一個跟我說不能離婚。那我呢?誰為我想?」

文惠選擇用結束生命來脫離這段不平等的婚姻關係,文惠的母親該是最心痛的人,傳統女子的道德包袱,讓她只知道叫女兒忍耐,卻忘了「為她自己的女兒好」,支持文惠離婚。

蕾神之鎚與宏慌之力

在近日沸沸揚揚的「蕾神之鎚對抗宏慌之力」的事件中,有人說蕾神在發聲時,應該替孩子著想,不要把家裡的事情演變為社會話題。這話聽來剎似有理,細細想來卻覺得怪怪的……

身為公眾人物或親友,一旦被媒體設定為事件焦點,就難以不被攤在陽光下被檢視評論,這是公眾人物本就有的認知,今天即便不是訴諸社群媒體,默默的尋求法律途徑解決,也是會被公開報導。

當婚姻出現失衡不和諧的情況時,總有人勸說媽媽要為孩子著想,為孩子好,遇事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凡事得過且過,忍忍就過去了;同樣的言論卻很少人會對「爸爸」這個角色耳提面命。

「為孩子好」而要人忍氣吞聲,儼然就是一種道德綁架,藉孩子當煙霧彈來遮掩施暴者的暴行。

純真孩子的視野

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裡,真的就是讓孩子不好嗎?孩子的世界其實很純真,一開始沒有爸爸或沒有媽媽的陪伴,他們會失望難過;而隨著生活的美好與時間流逝,孩子也是會習慣的。重點是看大人如何教養他們。

學齡前的孩子,是不懂大人世界的是是非非的,爸爸有沒有花心、媽媽是不是愛錢,這些他們是不懂的。他們能理解的,是健康快樂的父母予以的慈愛對待。而學齡後的孩子,是可以溝通的,有的孩子會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會表達意見的孩子通常也能被說服。

大人熬夜追發文,愉悅的就像追著灑狗血連戲劇一般,沈浸在多的是你不知邊的事的八卦裡。孩子是不懂這些的,就像孩子看不懂大人的連續劇一般,他們只看他們看得懂的卡通、聽他們聽得懂的故事。是大人震驚於人性真面目的醜陋,孩子哪懂這些?

以蕾神事件來說,李小姐捍衛她的名聲、爭取她應得的對待,就我看來,這正是「為孩子好」的實際行動。畢竟孩子是與她生活在一起的,保障孩子們的生活水準,及讓他們擁有一個活出自我的媽媽,這才是真正的遠謀深算,正是「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的表現。至於未來孩子們在網路上 google 到什麼麼訊息,那時的他們早已有更健全的心智可以去理解。

結語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這些天許多人追的是宏慌蕾神,看得起勁、聊得開心,把時間往前推二週,我們追的是什麼新聞或時事?上個月我們在意的新聞又是哪件呢?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一時的沸沸揚揚,曲終人散後只是過眼雲煙,一切不過就是別人家的事罷了!新聞上的戲劇落幕了,但我們的人生仍在繼續…


訂閱電子報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填寫以下表格訂閱電子報,我將不定時分享生活中的觀察與閱讀追劇時的體悟,這是專屬電子報訂閱者的內容(發信頻率一週至多一篇)。並提供熱門文章連結,方便你可以在零碎時間裡,找到文章傳送門。(歡迎追蹤 FB 及 IG 接收最新動態)

* indicates required
填寫你的電子郵件

Intuit Mailchi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