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夥伴不願意溝通,我該怎麼跟他相處?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在人生裡,有一些過程或因子,會讓我們處於不同人事地物的背景裡:

讀書時的小學坐位前後左右的同學換了,升上某個年級後的換班,畢業後就讀的另一所學校,或出社會後的換工作、調單位與各式社團,或原生家庭、與配偶共組的家庭,乃至於社群平台上的各個群組或論壇……等,這些情景都讓我們不時地處於不同背景下的各種時空裡,唯一的共同點是,各個時空裡除了自己還有他人,各種形形色色、各類關係的人。

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會衍生煩惱,就像《被討厭的勇氣》一書中說的:人類所有的煩惱都源自人際關係。

各種不同人際難題裡,其實很多都是換湯不換藥的、亙古不變的,以前是官場、現在變商場,以前是大家庭、現在變小家庭。各種親情、友情、家庭、職場,乃至心靈層次的人生煩惱,總歸地來說,都是類似的樣貌。

收到讀者來信提及與工作上的專案合作夥伴有溝通上的煩惱,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問題。

讀者來信

闆娘好, 有件事讓我煩惱已久,想聽聽你的意見。

年初主管分派一個專案給我,這專案要與其他部門同仁 ( 在此稱他為某甲 ) 一起負責,我與某甲並不相識,但我有聽過他,聽說他能力很好,最特別是的他的組員跟他向心力很好,能與他合作,我也很期待。

但合作才開始,一切都很出乎意外,我覺得某甲對專案的態度不夠積極,問他有什麼想法,他都不說,但對我提出的想法他都有意見,每次我都得再跟他說明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實在很累。

我想可能是我們兩個都是專案負責人,當意見不同時,很難總結要以誰的方法為主,因為他有帶小組的經驗,我就主動說要退居第二,以他的意見為主。

可是,他做事總拖拖拉拉的,有些數據要下游廠商回覆,廠商拖著不回覆,我問他是不是要跟廠商追進度,他說還在期限內、不急,可以給廠商多點時間,跟我說如果我覺得太慢,就我自己去追。

我覺得生氣,也覺得受傷,幾次想要跟他溝通他又不溝通。這專案是二人一起負責的,為了不讓分歧的意見拖慢專案角度,我以他的意見為主,他卻什麼積極的作為都沒有。

最後我跟他說,如果你要繼續這種不溝通或沒想法的態度,那你退出這個專案,如果你不退出,那我退出也可以,因為我實在受夠看他臉色做事了。

結果,他什麼都沒跟我說,就退出了這個專案,更誇張的是公司同意了,真不知他是怎麼說的,結果變成本來需要二個人力的專案最後由我獨自承擔。

這樣就算了,他還四處夾槍帶棒的暗諷我,真的很過份,不溝通的人是他,我都沒跟別人說他的事,他卻在背地裡說我的不是,面對這樣的人,闆娘會怎麼處理呢?

ps: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不考慮離職

中立的第三者協調

在公司團隊合作中,若出現溝通不良的狀況,最好的處理方式是向外尋求支援,找個中立的第三者擔任協調者,透過協調者去釐清雙方不合的地方。

比如一方是有什麼說什麼的性子、一方傾向沈默不語的回應,或一個是急性子、另一個是慢郎中,一個是專案新手躍躍欲試、另一個是識途老馬沈著應對…這些都可能造成團隊合作間的間隙。

人的盲點總是習慣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自以為有關切到對方的尊重應對,但這些都不及由另一個中立的第三者來觀切協調來的客觀明確。

理智與情緒

無論有沒有中立的第三者居間協調,在溝通的過程中,要保持理智與情緒間的平衡。

溝通,不是不能有情緒,也不是不能表達感受,重點是在情緒感受之後,你想要的是什麼?還是實際上你就只想表達情緒?!

以讀者來信的案例看來,讀者對專案是相當積極且求好心切,但對方卻總是沒有意見的拖拉回應。

這時該釐清的,是對方不看重這個專案嗎?還是他手上的工作量太多不堪負荷?抑或是有其他因素,比如生理、家庭及其他於公於私的狀況影響了他的效率?

若你帶著興奮期待的熱情而來,但對方是對這類合作見怪不怪的識途老馬,二者間的步調一定會不協調。在這不協調之間,會影響專案的進行嗎?如若不會,何不緩下腳步配合對方一下?

二個人行走間,一個快、另一個慢,誰配合誰會較合宜?快步的人叫他慢行的確會不舒服,但至少是與另一個人走在同樣的步調上;叫慢的人追上快的,如果他真的追不上呢?會不會乾脆放棄追上,且需要停留休息喘口氣?

龜兔賽跑的故事有聽過嗎?先不說誰輸誰贏,只要雙方的目標終點是一樣的,慢的人能在期限內到達,大家都能達標就是好事。

當情緒盤旋心頭時,要保持理性實有難度,這時要做的,是深呼吸,讓自己的思緒離開這個專案,先去忙別的。有句話說:「不在情緒當下做決定。」溝通,亦是。

使出二擇一的殺手鐧,要對方或自己其中一個退出專案,這很明顯就是情緒作主下的決定。

既然對方在專案裡的角色與你是平起平坐,你又有何權利如此要求對方呢?他不告而別,正是他用情緒回應你的情緒。話說了回來,你給出選擇,對方做了選擇,正中下懷豈不更好?

直球對決流言蜚語

至於讀者提到對方會在背地裡夾槍帶棒的暗諷自己這件事,我的作法是直球對決,在得知類似言論時直接問對方:「你是在說我嗎?」把問題攤在光亮處,就能知道是真有其事,或是疑心生暗鬼。

也許你會發現那只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的一場誤會,或許讓對方知道,你有聽見這些言論,對方自然也會低調點、小點聲。

有沒有可能對方是拐個彎的回應之前合作不愉快呢?那他為什麼當時不明說?是他選擇不說?還是你讓他說不出口?

結語

不管對方是不是肯溝通、好溝通的人,在我們打著溝通旗號表達言論或感受時,是真的想要溝通?還是要說服對方?抑或只是渲洩不滿的情緒?

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時,要如何應對會更圓滿?闆娘建議把想溝通的事先寫下來,一個小時後再看看自己寫的內容,有助自己把焦點放在解決問題上,而非情緒感受上。

至於問對這樣的人,闆娘要怎麼處理呢?闆娘不會有什麼作為及反應,既是不同部門的人,本來就也不認識,表示二人間的交集並不多,那就他走他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好。

倒是想提醒讀者,事情過了就放下它吧,甩開負面情緒的糾纏,對於人生旅途短暫出現的過客而衍生的事端,不處理它也真的不會怎麼樣。

總之,我們不能決定別人怎麼對待我們,只能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就像《與成功有約》書裡提到的習慣一:主動積極,想想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來影響他人,至於別人怎麼做、怎麼回應,是別人的權利。


訂閱闆娘電子報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填寫以下表格訂閱電子報,我將與你分享這一週生活的美好,同時提供本週精選文章連結,讓你可以在零碎時間裡,更快地找到主流文章傳送門。

* indicates required
填寫你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