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最幸運的女孩 》無法訴說的創傷,始終沒有過去

by 于真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阿妮·法妮莉 (Ani FaNelli) 是女性雜誌的專欄作家,有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擁有引人稱羨的體態與品味,衣櫃裡掛著的都是昂貴名牌服飾,且即將六個星期後與上流社會階層的未婚夫舉行婚禮,她擁有著理想的完美人生。

婚禮前夕,一名記錄片導演邀請她說出高中時期校園槍擊案的真相,被迫正視過往令人痛心的高中生活,生活開始分崩離析。阿妮到底是槍擊案下的倖存者,還是共犯呢?

愛看懸疑片的我,隨著劇情的推展,原來阿妮還有另一個身份:蒂芬妮。

我的怒氣像一氧化碳,沒有氣味、味道和顏色,毒性很強,但只對我一人有害,我只把怒氣發洩字在該死的自己身上。

《 最幸運的女孩 》
Netflix 最幸運的女孩
圖片 / Netflix 最幸運的女孩

校園性侵與槍擊案

蒂芬妮的母親十分用心栽培她,為了能擠身上流社會,讓蒂芬妮就讀名校布蘭特利高中。

在一場的派對之後,蒂芬妮被男同學迪恩性侵,她本想勇敢的揭露此事,但因她未成年,若要報警則需要通知家長,蒂芬妮為了不讓母親知曉此事,放棄報警,改口說自己並沒有堅決說不,也對此事跟迪恩低頭。

槍擊案發生後,迪恩因槍傷而無法行走,倖存的蒂芬妮在前去罹難同學的喪禮時得知,迪恩控訴她是求愛不成的女孩,因而與槍擊案兇手共謀,造成這場悲劇。

針對迪思的指控,蒂芬妮的母親請了律師打官司,蒂芬妮並未被以共犯起訴。

劇中的記錄片導演說:「妳很幸運,有媽媽為妳找律師,還很支持妳,不是每個人都有。」表相看來,蒂芬妮是幸運的,而母親真正的樣貌,只有蒂芬妮才知道。

母親堅決要蒂芬妮繼續待在布蘭特利高中完成學業。先是性侵事件,再來是槍擊案事件,蒂芬妮的高中生活過得十分孤單,讓她越來越沒自信。

「妳讓我想吐!我不是這樣教養妳的!」

《 最幸運的女孩 》

谷底翻轉是創傷症候群的表現

高三時的校外旅行,蒂芬妮在紐約有了新體驗,她與迎面而來的時尚女人碰撞,蒂芬妮說對不起,對方卻持續講電話。

這位昂首闊步、穿著時尚的女子渾身上下散發著優雅與自信,蒂芬她被深深吸引著,她決定她也要成為那樣的女人,成為一位沒人可以再傷害她的人。

蒂芬妮改了名字,不吃午餐、不吃碳水化合物的讓自己變成為體態窈窕的曼妙女子,憑藉她的文筆在 出版業擁有不錯的工作,這一連串的改變,其實是創傷症候群。

沒有人可以再傷害我。

《 最幸運的女孩 》

讓創傷過去

阿妮想完全擺脫過去,她把往事寫下來,卻被主管打回票,主管對她說:

「偽裝誠實的寫作,不會打動人心,無法登上紐約時報的頭版。妳不能為了給誰看而寫,不是寫給未婚夫看、也不是寫給未來的公婆看,更不是寫給妳的父母看。當你不為誰而寫時,妳才能寫出值得一讀的內容。妳要說出自己心裡所想的,不是大家心裡所想的。」

阿妮決定誠實面對自己,鉅細靡遺地揭露一切,此時向來支持她的未婚夫卻無法認同她的做法…

因為我就像發條娃娃,轉動我的發條,我會說出你想聽的東西。
我一再否定自己。我沒事,我沒受傷。
這讓我內心的怒火越升越高。
我應該早點正視這一切。

《 最幸運的女孩 》

觀點想法

看劇時我喜歡把自己帶入戲裡的角色裡,我想著,如果我是蒂芬妮,我會怎麼做?告發迪恩?或是接過長槍後對迪恩開槍?

如果我是阿妮,我又會怎麼做?什麼都不說的跟未婚夫完成夢幻婚禮並搬到歐洲生活?還是不惜解除婚約也要揭發一切?

阿妮選擇揭發一切,有許多好的迴響。

「謝謝妳向全世界說出來。」
「我也被我視為朋友的人性侵。妳的故事讓我燃起希望。」
「我被強暴時完全失去知覺,妳描述清醒時的經驗深深撼動著我。」

《 最幸運的女孩 》

但也要背負另一個面向的聲浪…

希望妳短暫的虛榮也能幫助到許多人

《 最幸運的女孩 》

除此之外,面對青少年的性侵或霸凌事件,身為同學、老師、學校及家長,又可以如何陪伴當事人度過波折?

《 最幸運的女孩 》是一部關於性侵、校園槍擊、貧富懸殊和壓抑創傷的電影,它改編自潔西卡諾爾 (Jessica Knoll )  2015 年的同名小說。

剛開始大眾都認為《最幸運的女孩》為虛構,後來諾爾寫了一篇文章,表示故事某部分是基於自己 15 歲時的創傷經驗,她將自身經歷融入小說,精準的詮釋受害者的心境,是一部值得觀賞與探討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