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行還是不想?拒絕晉升前你要釐清的癓結

by 于真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平安夜裡,三五好友小聚,大伙兒聊得熱絡,話題來到了職涯發展上。

偉成談述著,如果他是小組長,他會如何分配小組成員的工作量,及如何安排工作流程,那麼他的工作狀態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大家總是要加班趕工作。事實上他的職級是一般職員,那些「如果我是小組長…」的話語,他也只能茶餘飯後時說說。

妙莉對偉成說:「你可以把升小組長當工作目標。」
偉成飛快的回話:「我不要,小組長沒有加班費,是責任制,且要隨時 on call,薪水也才只有多一點而已,是吃力不討好的活。」

是不行還是不想

我想起了夢汝,曾經她是主管想提拔晉升的人,但她謝絕了主管的提拔,考量的也是晉升後的需要隨時待命的責任制權責。

夢汝與偉成的情況看似相同,但其中有個最大的不同,偉成是年近三十的單身青年,夢汝是育有二名學齡前幼兒及家中有行動不使的中風公公要照護的職業婦女,夢汝不是不願承擔責任,而是在工作與家庭間,她選擇了家庭優先。

妙莉在公司是高階主管,她一眼就看出偉成的盲點,於是建議偉成以升小組長為職涯目標,如此他的高談闊論才不會只是紙上談兵。當偉成說小組長是吃力不討好的活時,妙莉下句話更是命中要點:「是你不想升小組長?還是你沒自信升上去?」

偉成:「也不是我想不想或能不能的問題,一直加班有加班費可拿我都覺得很煩了,當小組長沒加班費還要隨時待命,不是更命苦嗎?」

為什麼要晉升

據偉成所述,公司的晉升競爭是激烈的,如果小組長的缺像偉成所說的那麼差,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爭相著的升上小組長呢?

「名聲吧,」偉成說:「畢竟是升官啊,聽起來比較有派頭,可以滿足虛榮心。但我又不追求這個…」

「除了名聲或虛榮心之外呢?」我問了偉成,他聳聳肩沒有接話。

妙莉問偉成:「你覺得從 3 樓看出去的視野,跟從 10 樓看出去的視野一樣嗎?」
偉成低頭不語,話題被飯後水果及紅酒打斷後便未再繼續。

就我在職場上的觀察,許多人對晉升的觀感或反應跟偉成雷同,覺得晉升帶來的收入不多,要扛負的責任變多,於是冷眼看待晉升一事。

事實上,當自己角色不同時,反映的不同絕不會只有薪資與責任的不同而已…

角色不同,做法不同

職場裡常聽見一句話:「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這句話大多出現在原職級的同事形容晉升同事的評價。不只在職場,人生各階段中只要角色有所更替,腦袋就更跟著更新升級,思維必須有所不同才行。

愛倫單身時,對於為人父母給小孩玩 3C 產品的作為反感,等她的小孩快二歲時,她才明白給小孩玩 3C 產品不是縱容溺愛,也不是把陪伴孩子的工作卸責給科技褓姆,而是某些時刻她得要這麼做才能達到某些目的,比如孩子對 3C 產品的好奇,或一小片刻的時間讓她可以做一些事。

「現在我看到家長給小孩玩 3C 產品,已經不會有嗤之以鼻的感受了,有時我們看到的,是家長的某些不得已。他們或許一年才外出用餐 1~2 次,讓小孩滑手機只是為了避免小孩的吵鬧而影響他人用餐的權宜之計而已。」愛倫無奈的說。

那天的愛倫,是因為單身姐姐有特休可以幫她陪伴小孩,她才有一下午的時間和姐妹們茶聚聊聊。

當我是業務新人時,不明白主管為什麼要盯我的行程,甚至會覺得主管盯我行程就是為了績效。當我成為業務主管時便知道,主管盯行程只是擔心新人的行程太自由而忘了自律,適時的透過主管的他律來協助新人步上軌道。

偉成說如果他是小組長他會怎麼做,那是偉成站在他的立場所想到的做法,他的做法是不是最佳解呢,只有他升上小組長才會知道 ~ 角色不同,做法就會不同。

立場不同,格局不同

升小組長看起來百害無一利,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要升小組長?我想到大家都說婚姻是戀愛的墳墓,也知道結婚或生子會讓人失去自由,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結婚生子?

事情的考量點,從來就不會只是單一面向。

偉成可以甘於平凡的當名小職員,不用隨時待命、加班也有加班費可拿,但他就無法真正經觸管理層面的職務,頂多就是前輩對後輩的倚老賣老,哪天偉成想要轉職,除了穩定的年資之外,他的轉職履歷並沒有其他職能上的加分。

當職務由一般職員晉升到管理階層時,除了見識的面向增廣之外,在對上對下的互動中,也成了提升溝通能力的動機,甚至養成了激勵下屬的能力,這些是除了收入之外的其他收穫,是屬於個人的自我成長,未來轉職時也是履歷上漂亮的加分。

結語

我很喜歡妙莉那句精劈的問句:「是你不行,還是你不想?」

當偉成訴說小組長工作分配與流程安排導致全員加班趕工的現象時,卻又抗拒晉升小組長的晉升,表面上看來是偉成不屑追逐名利,實際上呢?

在業務單位裡,常有業務說這次的業績獎勵他不感興趣、不想拼搏,是他不想得到獎勵還是沒能力拼到獎勵呢?

事情若只看表象,就難以發現問題的癥結,透過閱讀、與他人對話及自我覺察與反思,有助於釐清真正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