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削者與被剝削者

by 夏夏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在臉書上看到一則貼文,計程車司機在春節期間提供載運服務時,遇上議價的乘客,他當下拒絕議價,乘客也放棄了議價,這趟服務買賣自然成了。

文章裡提到了關於剝削,讓我想起過往的工作經驗…

降價的自願被剝削

那年,畢業沒幾年的我到一家剛完成設立登記的小公司上班,因為是新設立的公司,在與上游廠商的交易裡,採購的議價空間十分有限,幾乎是廠商說多少錢與多長的交期,公司就只能被動的接受。

初期老闆是公司的唯一業務,為了拿到訂單常在價格上讓利。老闆說:「公司才草創,沒有基本客源、沒有穩定訂單、在業界也還沒打出名氣,一切都要以先有訂單為主,被對方採購議價議到趴也要努力掙下單子。」

當前線的業務不斷地因對方採購議價而降價時,公司的利潤只能轉向降低公司的各項成本,當中包含上游廠商及自己的員工。

在上游廠商的部分,老闆找了幾間小公司,在交期或價格上窮追猛打,結果進來的物料被工廠退回說品質不佳。但重新下料會延誤交期,結果是工廠端自己看著辦。

我負責財務,看著應收應付間的價格落差,或是工廠交出有暇疵的貨品,不禁質疑起老闆的品性,也擔心這家公司究竟能存活多久。

一年後我提出離職時,老闆一口氣說要加薪六千元,我跟老闆說:「六千元很誘人,你在業務上習慣打價格戰,但對我來說,工作不只是金錢收入而已。」

不要的最大:拒絕被剝削

當自己不夠底氣時,遇到被剝削時,通常都是自己吃悶虧。

那年還是菜鳥業務的我,透過介紹認識一位在代銷公司上班的大姐,可能是轉介紹的緣故,在洽談過程中非常順利,簽好要保書後,代銷大姐說她要開票支付保費。

當我接過保費支票時,票期如我所預期的開了二個月,讓我訝異的是她逕自將萬元以下的尾數無條件捨去,她自動折讓了二千多元的保費。

我:大姐,這金額不對。
客:沒有不對,妳是菜鳥,不懂業務行規,這本就很正常。

我不知該接什麼話,連這案子到底要接不接都沒頭緒,帶著要保書與保費支票回公司繳件。後來公司查出客戶曾申請過醫療理賠,因體況問題而不予承保。

收到核保科不予核保的照會後,我竟有小開心的感覺。這位客戶沒經商量逕自折讓保費的行為,再加上對於告知事項不夠誠信,讓我只想與這位客戶保持距離。

我跟客戶追討當初送件墊付的保費差額,客戶一邊掏錢一邊碎唸著:又沒多少錢也在討,妳服務好一點,我還會幫妳介紹客戶啊!跑業務連這點應對進退都不懂,要跑什麼業務。

我不發一語地沈著臉盯著她,她掏好錢後把錢放桌上,我收好錢逕自離去,沒打招呼、不說再見。

隨著工作經驗漸長,我明白一件事:會在保費上佔業務便宜的,在其他事物上也習慣剝削他人,品格習性中已帶有剝削他人的慣性。

結語

剝削者與被剝削者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樣講好像對被剝削者不太公平,但仔細想想,如果自己有拒絕被剝削的底氣,剝削者多半也無計可施。

以保費優惠這件事來說,我拒絕客戶的要求時,鄰座前輩好奇的問:客戶要求退多少?
然後打趣的說:妳不接,可以 pass 給我接嗎?我願意退。

我問前輩:你說,到底是客戶佔業務便宜,還是業務慣壞了客戶呢?
前輩無奈的說:世道就是如此,生存不易,只要不是賠本的生意就會有人接。有些時候,明知是賠本生意,也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他拍拍我的肩:記得守好界限,讓自己做個有底氣的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