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車險的美麗誤會

by 夏離
已發表: 最後更新時間

一早喝著自己煮的咖啡,手裡一邊計畫著今日行程,耳裡聽著電視機裡的晨間新聞,聽見了這則新聞,便找出了電子報紙截圖做了新聞剪報。今天我們來聊聊關於車險的美麗誤會。

第三人失能增額險

車禍事故的社會新聞履見不鮮,幾乎天天都有,差別只在於你是否認識當事人而已。古人說「以史為鏡」,我認為每一件新聞都是一則歷史,透過發生在其他人的故事,可以作為自己的借鏡,少走點冤枉路也不錯。重點是,是看過聽過就船過水無痕?還是可以進一步思考,如果是我,我能怎麼做?

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是故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事故。

想起幾年前一位偶然認識的大哥問起我對機車車險的看法,他說業務說第三人責任險很重要,可是他覺得他老婆騎車很慢,發生事故機率很低,應該只要買強制險就好了吧?!

我問:「走路很小心的人會不會跌倒或滑倒?」
他說:「會吧,但機率很低。」
我再問:「那你會不會因為一個人走路很小心、滑倒機率很低,在買鞋時就可以忽略鞋子有沒有止滑效果、甚至不需要買有止滑效果的鞋?」
他接說:「話不是這樣說的,這跟買保險不一樣。」
我說:「那我跟你說個故事,好嗎?」
他說:「妳不要跟我拐彎抹角,只要跟我說,我老婆騎車很慢,可不可以只買強制險就好。」
我說:「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我不是上帝,但我可以跟你分享我身邊人的經歷,你聽過故事後再自己做決定。」

這是一則真實的故事

「有一個乖巧的女孩,做事循規蹈矩,騎車不追快,也非常遵守交通規則。一天,下過雨的傍晚,她騎車去買晚餐,雖然雨停了,但天雨路滑的,她更是小心騎車。但在一個轉彎處,她滑倒了,她搞不清楚是天雨路滑、還是絆到路上的小石子,總之就是滑倒了。因為車速慢,她就一些皮肉傷,但她那輛滑倒的機車卻繼續往前滑去,撞上停在路邊停車格裡的汽車,嘩的一道,從後保桿開始到前保桿,整輛車的左側都刮傷凹陷了。」

大哥問:「妳要說車子是名車,對吧?!你們業務就是這樣…」
我說:「沒有哦,是 TOYOTA Altis,只是它還是才三年多的新車。」
大哥:「有強制險啊,強制險就是賠對方,雖然它是新車,但不是進口名車,應該夠賠。」
我睜大了眼,盯著他。
他慌亂著:「怎麼不說話呢?這不可能不夠賠吧?!」
我緩緩搖頭:「不是夠不夠賠的問題,這不在理賠範圍內。」
「怎麼可能?!」他跳了起來:「強制險就是賠對方的,我修車的錢它不賠,但對方的車子該要賠啊!」

誤會一:只要是賠對方的,強制險都有理賠。

關於汽機車強制險

車險百百種,到底什麼樣的保險是建議投保?什麼保險讓你開車不再提心吊膽?明明就有保強制險了啊?發生事故不是就會理賠了嗎?幹嘛還要再額外多保其他險種呢?到底這些是保險業務的話術?還是真的有需求呢?

強制險的保障範圍在於他人,除了駕駛,連帶所有的人都能理賠,包含自己乘客、他人乘客、駕駛、路人…但只限於體傷或死亡,也就是說,只保人不保物。

以前述真實故事舉例,車子回原廠維修花了六萬元,這六萬元強制險是不理賠的。如果TOYOTA車主還有要求車子維修期間的代步費,女孩要支付的賠償會更多。

誤會二:我有加買第三人責任險,保險公司要賠償對方的代步費

我問 TOYOTA 車主:「你不要求代步費賠償嗎?」
TOYOTA車主是個20多歲年輕人,看起來很老實,他說:「不用了,只要把車修好,人沒事是最重要的。」

他說,在機車滑飛過來撞上他的車時,他才坐上車關上車門而已,連車鑰匙都還沒插上,倘若他晚個十秒鐘上車,他可能就不是當下安好的狀態。這突如其來的事故讓他意識到人健康平安最重要,也體悟了什麼叫意外。

他又說:「我上個月保險到期,想說車子開了三年都好好的,今年的保險就把車體險取消了,沒想到才取消就被撞。」他苦笑一下:「不然修車的錢就可以叫保險公司出險,她(滑倒的肇事女孩)就不用賠我修車費,賠我明年的保險費就好了。」

誤會三:我的車子有保險,你不用賠我修車費沒關係

後記

回到那位找我討論車險的大哥,他說:「那是她倒楣吧,我老婆應該沒這麼倒楣。我還是覺得買強制險就夠了,妳覺得呢?」
「喔,都好啊!」我聳聳肩,不置可否的說:「你連強制險都不買都沒關係,反正沒那麼倒楣嘛,沒被查到也不會開罰呀!」

大哥:「話不是這樣說的,我們是守法的,強制險一定要買,就是已經有買強制險了,所以就不用再浪費錢買一些其他有的沒的,又不是開車,像我的汽車就有加買第三人責任險。開車嘛,風險比較高。」

「嗯。」我點點頭:「車子是你的,保險費是你出的,你想好就好;只是換做是我,加買第三人責任險,一天頂多多個5元的保費負擔,萬一真發生事故了,轉嫁掉的損失是成千上萬的金額,我覺得是值得的;事實上,我的機車也都有加保第三人責任險,你再想想看,也可以再跟你的業務討論討論,無論你的決定如何,其他人都只能尊重你的決定,但無法明確告訴你,是不是買強制險就夠了。跟你說夠了,萬一發生事故了呢?跟你說不夠,然而是平安度過一年,我不就害你白花錢了嗎?」

「所以」我用力點了點頭,帶著微笑:「你想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