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便利的便利店2》在金浩然的小說裡,窺探人性的樣貌

by Summer

便利店的女客人向店長善淑探詢大夜班店員老郭,原來女客人是大夜班老郭的女兒。老郭與一對兒女的關係本就不算特別好,在老郭離婚後,兒女們與老部自然更疏遠了,後來還因為一些事情對產生誤解,彼此漸行漸遠。

姑姑跟她說,老郭現在跟以前判若兩人,一個人生活的他變老許多,問她可不可以偶爾照顧他一下。她在大夜班時間來到便利店,選好商品,帶著忐忑不安心情,往櫃檯走去,但老郭只顧結帳,並沒有認出她來。她覺得有點難過,雖然戴著口罩,但做爸爸的不可能認不出自己的女兒吧?

不便利的便利店2
不便利的便利店2
金浩然著,陳品芳
寂寞出版

哪有做爸爸的會認不出自己女兒的

那年與哥哥北上參加伯母的告別式,進入殯儀館,找到禮廳位置後,哥哥說他要上廁所,叫我先過去。走近禮廳時,眼前映入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雖然多年不見,但我一眼就認出那人是離家多年的父親。

我們幾年沒見了?少說有 20 餘載吧!我覺得膽怯,轉頭往廁所方向走去,等待哥哥時,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父親定認不出我,我又在膽怯什麼?哥哥以為我找不到禮廳,我說是因為父親就站在門口,讓我不知所措。

哥哥問:「他有看見妳嗎?」
我說沒,接著補了句:「看到了,他也認不出。」

哥哥說,不會啦,哪有做爸爸的會認不出自己女兒的。我問哥哥要不要打賭,父親不只認不出我,也認不出他這個兒子。哥哥沒搭腔,我們安靜的往禮廳走去。

那人,我的父親,還在禮廳門口。哥哥向前走近,朝他喚:「爸!」父親瞠目盯視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在他還沒回應過來前,哥哥自我介紹說:「我是阿K。」

「你是阿K!!!」父親因為驚訝而說話結巴,空氣中凝結著尷尬的氛圍。小姑姑看見了我們兄妹倆,走過來招呼,我在經過父親身旁時,低聲喊了聲爸。那聲爸,其實是喚給哥哥聽的。處於震驚中的父親沒有回應我,我沒等他回應過來,與哥哥走了禮廳坐了下來。

冗長的公祭進行時,坐在後排的父親問小姑姑:「阿K旁那個女的,是他的老婆嗎?」他問的小小聲的,我卻清清楚楚的聽見了,他把女兒當成兒媳婦了。哪有做爸爸的會認不出自己女兒的?有啊,我爸就是,兒子認不出來,過去最疼愛的女兒也認不出。

我沒讀過《不便利的便利店》1,陰錯陽差的先讀起了《不便利的便利店2》2,大夜班店員老郭與女兒的故事,勾引出幾年前的往事。難怪《不便利的便利店》會大賣,書裡一篇篇故事,與我們的人生那樣的相近,揪出讀者一陣陣的共鳴。

結語

雖然書還沒全部看完,我還是想先分享這本書,覺得它特別適合想培養閱讀興趣的人,或者想讀些輕鬆好讀書籍的人。

《傻瓜的圍牆》3作者養老孟司在筑摩書房出版給年輕人的讀書指南裡,提出的呼籲是「推薦大家來讀小說」。為什麼要推薦大家來讀小說呢?他說小說是最容易讓讀者感到興味盎然、最容易入手的。

文學是最快速的「人間學」入門,就像誤打誤撞來到我手中的《不便利的便利店2》,店長善淑兒子的工作型態、慣老闆岷植與善淑的應對、晚班人員鄭先生面對有人來應徵時的反應,這些就像是我們生活周遭的故事一般,那麼的應時應景。覺得讀書很無趣嗎?那麼來讀小說吧!

番外篇

怎麼會還沒讀過《不便利的便利店》,就先讀起了《不便利的便利店2》呢?

圖書館館員將預約書從書架上取下刷條碼時,我瞄著在館員手裡的書,覺得哪裡怪怪的。咦,為什麼書名多了個「2」?書封的圖案也與腦海中的影像不同。

「我預約的不是這本,我預約的書是《不便利的便利店》」我說,將書推還給館員。

館員查看電腦螢幕,再把書推回來:「妳預約的就是這本,沒有錯。」

因為接下來還有行程,就先帶回了讓我疑惑滿滿的《不便利的便利店2》,猜想著就算沒有讀過《不便利的便利店》,應也能無縫接軌閱讀。

返家後,比起開卷閱讀,更讓我疑惑的是,二本書的封頁色調截然不同,我怎麼會預約錯書呢?打開電腦,連上圖書館網頁,我想一查究竟。

似乎是圖書館一開始將書編碼入庫時就出了差錯,把《不便利的便利店2》編進了《不便利的便利店》的書目之中。這也解開了當初預約書籍時萌生的疑惑:「這本書的藏書量特別多呢,真有那麼好看嗎?」原來不是藏書量多,而是兩冊書都被編進了同一書目,怪不得那~魔~多本。

圖書館借書-不便利的便利店
借書資訊
📣 有悄悄話要對我說嗎? 👉 連結
  1. 不便利的便利店》,金浩然著,陳品芳譯,寂寞出版 ↩︎
  2. 不便利的便利店2》,金浩然著,陳品芳譯,寂寞出版 ↩︎
  3. 傻瓜的圍牆》,養老孟司著,Monica Chen 譯,一起來出版 ↩︎